工笔画的用线方法
作者:冯泽星   编辑:冯泽星   发布时间:2017-11-4 0:00:00  新闻来源:艺术学院

       在工笔画中,线是画面的灵魂。我们在评论某个画家的工笔作品时,经常会说:“这个画家的笔力不错”。那么,究竟什么是“笔力”呢?所谓的“力透纸背”又该如何理解?
       绘画或书法归根到底是一种“视觉艺术”,所谓“力度”其实就是画面上的线条带给人们的一种视觉联想。譬如,铁线描比游丝描感觉凝重,斧劈皱就比披麻效感觉有力,苍涩的线条就比光洁的线条感觉粗糙。各种笔力的运用来源于学习者持之以恒的训练,对纸张、颜料性能的掌握,对手中画笔的控制能力。当代画坛盛行肌理制作,这是将视觉效果的技巧步骤化、技术化而已,这种带有制作意味的技巧难度显然要低于传统的笔墨挂巧。.所以,作为一个工笔画家锻炼好自己的线条能力是必须要过的一关。
       高古游丝描:用尖笔圆匀细弱描出,要有轻柔秀劲古逸之气合。易于表现娴静幽闲,典雅雍穆之情趣,如顾恺之的《女史箴图》。
       行云流水描:用笔如轻云舒卷、自如似水、转折柔和、流畅不滞。
       铁线描:用中锋圆劲之笔法描出,粗细均匀,富有纪律性,无丝毫柔张之迹,宜于表现佛陀庄严肃穆之情,所以历代宗教绘画常取此法以用,以元代的《永乐宫壁画》等。
       琴弦描:用中锋悬腕笔法,须留得住,心手相应而不乱,如唐代周肪的《听琴图》等。
       折芦描:此由园笔转为方笔之法,仍须方中见园,可以隶法为之。
       钉头鼠尾描:落笔如钉之头,似有小钩,收笔则如鼠尾,一气拖长,所谓头秃尾尖,头重尾轻,于细劲中仍见骨力。清末之三任常用此法。
       橄榄描:用笔最忌两头有力而中间虚弱,应起驰极轻,中间极沉着如唐人佛家正用此笔。
       蚂蝗描:柔而不弱、无雍肿断续之迹,如梁楷《八高僧故事卷》。
       曹衣出水描:衣纹多用直笔紧束,所谓曹衣(即曹不兴)出水笔法,最要沉着,如唐代的阎立本《步辇图》。
       战笔水纹描:战战兢兢即颤也,用笔要留而不滑,停而不滞。
       阑叶描:此法用笔省轻重变化,但忌浮滑轻薄之习,唐代吴道子常用此法,多表现天女武神长裙深浅地,衣带飘舞之风姿。
       混描:在浓墨的衣纹线之侧,以淡墨或色彩 以衣纹复线,反之亦可在淡墨线上 以浓墨复线,以增加丰富的效果,此法古人常用。
       减笔描:马袁、梁楷多用此法,以少许胜人之多许,少难于多,用笔简括,一气哈成也。
       撅头描:用秃笔,坚挺拔中含有婀娜之意最异粗恶,此法宋人常用之,如梁楷《六祖图》。
       蚯蚓描:春蛇秋蚓,以喻作书无骨之弊,然险恶太过亦不足取,当如篆书圆笔为住如周文矩《重屏会棋图》。
       竹叶描:视芦叶为短,半叶为长,乃介于两者之间的描法,仍用金错刀书法,以中锋写之,如 李唐的《采薇图》。
       枯柴描:如山水画中有乱柴皱,用笔以,刚中有柔,整而不乱为宜。黄慎常用此法。
       枣核描:近似橄榄描法。


 上一篇:蒙娜丽莎,艺术灵感家
 下一篇:木刻的形式与类别
Copyright © 2010-2011 Arts Department All Rights Reserved
后台登陆 联系我们:ysxzcy@yahoo.com.cn